新疆法院网

旧版回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今天是
  当前位置: 以案释法

库尔勒铁路运输法院:如何处理被告恶意逃避送达?

  发布时间:2018-07-10 12:02:31


    近年来,民商事纠纷案件中大量存在债务人恶意逃避送达、拖延诉讼的现象,由此产生的“送达难”问题,给案件的正常、及时审理在程序上造成很大的干扰,也影响了法院保护当事人的债权。法院在办理案件过程中,如何处理被告恶意逃避送达的情况呢?

    2018年6月29日,库尔勒铁路运输法院受理了一起运输合同纠纷,该案的原告是冯某是一名司机,在2015年到2018年期间,冯某给被告蒲某的工地上拉运建筑材料及工地工具,蒲某共欠冯某运费3400元,冯某多次催要,蒲某均以各种理由推托。2018年5月9日,冯某再次找到蒲某索要运费,蒲某依然消极处理,无奈之下冯某只能报警,经警察主持,蒲某向冯某出具欠条一张,写明欠冯某运费3400元,2018年5月9日前付清。到期后,蒲某仍未按期向冯某支付欠款,于是冯某到库尔勒铁路运输法院提起诉讼。

    法院受理案件后,发现该案的被告蒲某原来是法院的“老熟人”,其在2017年12月就有两起运输合同案件作为被告的身份在该院审理,于是法官电话联系了蒲某,起初蒲某称愿意配合法院的工作,主动到法院领取起诉状、传票等相关文书,但法院迟迟未见蒲某的身影,于是法官继续联系蒲某,表示要到蒲某所在的位置直接送达,但蒲某拒绝提供现在的地址,表示愿意主动联系原告支付欠款,但几天过去了,蒲某仍然杳无音信,未向冯某支付欠款,法官甚至到蒲某的家中进行送达,蒲某家中也没有人,再给蒲某打电话蒲某也不接了,蒲某显然是恶意逃避送达,跟法官玩起了“躲猫猫”。

    根据法律规定,当事人拒接电话、避而不见送达人员,规避送达的,法院可以以一年内进行的其他诉讼案件中提供的地址为送达地址。于是法官在2017年12月蒲某的案卷中找出了当时诉讼时,蒲某签字确认的《送达地址确认书》,根据《送达地址确认书》中的地址和联系方式向其邮寄了起诉状、传票等相关文书。至此,法院完成了该案的送达工作,该案可以正常开庭审理。

    法官说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加强民事送达工作的若干意见》第八条规定,当事人拒绝确认送达地址,或者拒绝应诉、拒接电话、避而不见送达人员、搬离原住所等躲避、规避送达,人民法院不能或无法要求其确认送达地址的,可以分别以以下情形处理:……(三)没有约定、当事人也未提交书面材料或者书面材料中未载明地址的,以一年内进行其他诉讼、仲裁案件中提供的地址为送达地址……”法院以一年内其他诉讼案件中提供的地址为送达地址进行邮寄送达的,以文书退回之日视为签收之日。

责任编辑:田伟峰    

分享到: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