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法院网

旧版回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今天是
  当前位置: 记者看法院

【新疆日报】与国徽同行——记穿行在喀喇昆仑山深处的高原法官

  发布时间:2018-04-19 12:55:14


    在雄伟的喀喇昆仑山深处,距离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约260公里的地方,达布达尔乡热斯喀木村温泉小组坐落在这里。悬崖峭壁边的山路是山里通往外界的唯一通道。

    在这条路上,十多年来,从走路、骑牦牛到骑摩托车、开车办案,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人民法院的法官们足迹踏遍了这里的冬、夏牧场,先后办理了上千件案件,调解了上千起民事纠纷,为这里的农牧民们送去法律的公平公正,也将一系列惠民政策送到每一户人家。

    3月18日,县法院的法庭巡回车又启动了,它将再次开进喀喇昆仑山深处,进行开庭调解和普法送法。这一次,跟随法官木尔扎依克·吾马尔江的脚步,我们目睹了大山深处法官们的工作状态。

    巡回法庭解民忧

    从塔什库尔干县城出发不久,柏油马路就被颠簸的石子路替代了。一路上渺无人烟,两个多小时后,山里开始下雪,山路越来越窄,若隐若现通往山谷深处。爬过一座座高山后,午时终于到达了温泉村。这是一座在山谷间的村落,家家户户房顶上飘荡着的五星红旗成为最鲜艳的色彩。

    三个月前,热依那甫和刚给克夫妻闹离婚。“他成天喝酒,不管我和孩子,这日子怎么过?”热依那甫说,法官木尔扎依克已经调解了三次,可不见丈夫有悔改的意思。

    刚给克有些不服,他说,自己虽然爱喝两口,但是该干的活也干,该赚的钱也赚,“至于关心嘛,老夫老妻有啥好关心的!”他不以为然地说。

    尽管有着多年的民事调解经验,并且不止一次地劝过两人和好,但这一次,木尔扎依克觉得两人的婚姻已经到了尽头。

    3月18日,专为两人开设的巡回法庭在刚给克的家门口开庭了,国徽挂在一颗沙枣树上,红色的“巡回法庭”横幅成为法庭背景。这是一场翻越了3座冰大坂,顶风冒雪赶了5个小时的山路才得以进行的庭审,也是两人最终等待法院分割财产的最终判决。

    农牧民家中的财产分割很细。“这个大牛是我的,那个小牛我也一并带走,那边的那些羊,你可以带走……还有马和骆驼……”在木尔扎依克的分配下,刚给克一边吆喝着,一边甩着鞭子挨个儿挑选着。村民们或站着,或蹲着,远远近近地围观着。

    “老百姓去一趟县城太远了,巡回法庭为他们提供了方便。只要能让他们在家门口解决麻烦,能让他们增强法律意识,我们法官跑多少趟都值得。”木尔扎依克说,工作十年来,每个月有大半个月在偏远山村开庭普法,他早就习惯了。

    办案公平公正又合理

    3月19日,在温泉村老党员吾秀儿巴依家房后一片开阔的山坡上,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迎风招展。以旗杆为中心,这里是村里人开会、学习以及传达重要通知的集合地。每来一次,木尔扎依克和书记员西尔瓦热·夏卡尔拜克都在这里开展普法宣传教育,并宣讲党的十九大精神。

    “昨天大家也看到了,夫妻关系如果不和睦,最终的结果就是家散了,孩子也受到了伤害……夫妻要互敬互爱,共同经营好家庭。”木尔扎依克循循善诱地讲解,村民们听得非常认真。

    “我刚来法院当书记员的时候,带我的是经验丰富的老法官依布拉依木·斯提卡达木,我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木尔扎依克说,跟随“师傅”办案的五年,是他学习成长最快的五年。

    西尔瓦热是木尔扎依克的得力助手,两人在工作中建立了深厚的友情。“塔县不大,大家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但法官一定要坚持‘法律面前没有亲情’,秉公执法。”西尔瓦热说。

    多年来,木尔扎依克始终是公事公办,当事人都说他“案件办得公平、公正又合理”,当然,他的亲戚中,也有人为了案子的事,至今和他都不来往。“我是依法办案,心中无愧,亲戚们开始不理解,慢慢就好了。”木尔扎依克笑着说。

    山里牧民法律意识提高了

    第二天一早,温泉村上空炊烟袅袅,喝完奶茶,一一告别后,我们再次踏上了山路。在另一个村子,一起牲畜纠纷案还在等着木尔扎依克。雪还在下,山路愈发崎岖,道路一边是奔腾不息的叶尔羌河,一边是陡峭的山崖。

    抵达达布达尔乡斯日克塔西牧场,51岁的塔吉克族牧民依然斯坎达尔·拜艾力早早等在这里。2016年10月,他养了几年的母马“姬瑞”突然不见了,两年后的一天,他的同乡告诉他,好像在马尔洋乡的赞坎牧场见过“姬瑞”。得知这个消息后,依然斯坎达尔迅速去了赞坎牧场,辗转见到了被木拉·多来提买买提喂养的“姬瑞”。但木拉一口咬定这匹马是自己的。

    气不打一处来的依然斯坎达尔将木拉告到了法院,案件很快就到了木尔扎依克手里。“这个案子整整调查了三个月,对两个牧场的所有牧民拜访了一遍。”西尔瓦热说,起初经过调解,依然斯坎达尔同意将母马带走,把小马留给木拉,但木拉坚决不同意,一口咬定大马和小马都是自己的。

    最终,木尔扎依克细细查看了依然斯坎达尔和木拉家中所有牲畜身上的记号,确定这就是“姬瑞”。”最终通过法庭审判,“姬瑞”和小马都回归依然斯坎达尔家,木拉只得垂头丧气地承认,这马的确是自己捡来的。面对围观的村民,木尔扎依克和西尔瓦热趁热打铁,就牲畜的法律权益问题进行了宣传。

    一天很快过去,已是夕阳西下,山谷、石屋、羊群在夕阳中被镀上金黄色。

    “隔三岔五就有法官来这里普法,还有不少法官经常住在农牧民家里,现在明显感到村里人的法律意识提高了,感谢县法院的法官们!”临别时,村民吾提库尔握着木尔扎依克和西尔瓦热的手,感激地说。

责任编辑:刘运琦    

分享到: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