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法院网

旧版回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今天是
  当前位置: 以案释法

150万的借条,为何只判80多万?

  发布时间:2017-12-28 13:03:15


   “被告王某某、王某丽、王某花、刘某向原告范某偿还借款884620元,于本判决生效十五日内付清......”听到判决,几个被告的脸色明显轻松了起来,而原告范某也一脸平静。

    2017年9月,原告范某到米东区法院起诉,要求被告王某及两个女儿王某花、王某丽及女婿刘某、康某向其偿还借款150万元。范某在庭审时声称,2015年,被告王某向我借款80万元,当时说2016年还钱,到2016年没有还钱,又向我借款50万元,我不同意,王某说两个女儿的房子要征迁了,钱能还上,后来王某让女儿王某花、王某丽在借条上签字,我就给他借了50万元,当时借条上多打了20万,打的金额是150万元,口头承诺月息2分,大概2017年5、6月份还钱。后又称,自己从银行取出80万元左右,加上家里的现金凑够100万元,又从女婿和兄弟那里一共借了50万元,共向被告借出现金150万元。借款到期后经多次催收,被告至今未偿还借款。

    被告王某辩称,该笔借款的本金只有45万元,借款时间为2012年6月。当时我要承包荒地没钱,向原告借款45万元,月息4分,至2013年6月本息合计666000元,2014年6月利滚利至985000元;2015年6月利滚利至1457000元,期间我还了60万元,还欠85.7万元,原告又给我借了4.3万元,凑了整数90万元,仍然按照月息4分算到2016年11月,本息合计151.2万元,我和女儿王某丽给原告打了一张150万元的借条,当时约定2017年6月左右的时间还钱。签字时大女儿王某花不在,是我代签的。我愿意承担45万元本金和按照月息2分计算的利息,减去我已经偿还的60万元,还剩21.9万元。

    被告王某花、王某丽、刘某(王某花丈夫)、康某(王某丽丈夫)辩称,该笔借款的实际使用者是王某,王某丽是为父亲王某担保而签字,借条中王某花的名字是王某代签,王某花本人不知情,王某花与刘某、王某丽与康某均不是夫妻关系,自2016年11月1日起算已超过担保期6个月,不应承担担保责任。原告起诉我们于法无据,应驳回其诉讼请求。

    为支持自己的诉讼请求,原告范某向法庭提交一张金额为1500000元的借条作为证据。被告王某向法庭提交一张金额为100000元收条,收款人为原告妻子。

    法院认为,关于借款金额,原告虽然提供了金额为150万元的借条一张,但除此之外,无任何相关证据以佐证借款事实的实际发生。如此大额的资金往来,原告无法提供银行的相关交易凭证,显然不符合常理。且原告关于借款的陈述有两种,借款金额及借款方式均相互矛盾,故法院对借条的的关联性不予认定。

    反观被告对借款由来的陈述,对于产生150万元借条的起因和过程陈述完整、逻辑连贯,包括借款细节、金额、利息计算方式及时间清晰、连贯、一致,故法院对被告借款原始本金为45万元的意见予以采信。至于被告声称已向原告还款60万元,因其当庭仅提供还款10万元的证据,故只认可被告还款10万元。利息部分,法院按照法律所保护的民间借贷利息最高额度月息2分计算,被告应向原告偿还借款本息合计为884620元。

    关于借款人,借条上签名有三人,分别为被告王某、王某丽、王某花,被告王某和王某花虽都认可签名为王某代签,但不申请鉴定,故对其辩解意见不予采纳,借款人应为被告王某、王某丽、王某花。至于被告王某丽和王某花辩称作为担保人签名,因二人并未在借条上注明担保人身份,对该辩解意见亦不予采纳。

    此外,法官依职权对的婚姻登记情况进行了调查,确认被告王某花与被告刘子玉系夫妻关系,该笔债务属于二人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产生的共同债务,应由二人共同偿还,故做出上文所述判决。

    目前,民间资本在社会生活中应用广泛,活跃度高。由于借钱人急于用钱,借贷实际利率超出法律所允许的最高额度的情况很多,月息三分、四分的比比皆是,一笔借款利滚利至最后金额巨大。为了规避法律,借贷双方在借条上往往只简单的写明借款金额(实为利滚利本息合计金额),给案件查明事实带来难度。

    本案即属于其中典型,通常来说,书证的证明力大于言词证据,借条的证明力比较高,但法官之所以否定此借条的关联性,是在严格审查借贷发生的原因、时间、地点、款项来源、交付方式、款项流向以及借贷双方的关系、经济状况等事实后进行的综合判断。

    宣判后,原被告双方均未上诉。

责任编辑:田伟峰    

分享到: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