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法院网

旧版回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今天是
  当前位置: 记者看法院

【新疆日报】“红色收藏值得做一辈子”

  发布时间:2017-11-10 10:18:33



11月4日,华新辉在翻阅珍贵藏品。


11月4日,华新辉(中)在向参观者介绍红色记忆博物馆。


华新辉收藏的中外文《共产党宣言》。

    在昌吉市二六工镇,有一个不起眼的大院子,“新疆新辉红色记忆博物馆”深居在院子里,它是全疆首家民营红色记忆博物馆。

    47岁的华新辉是这座博物馆的创办者。11月4日,记者来到这里探访。

    缘起延安之行

    华新辉是“70后”,上世纪90年代初从新疆大学法律系毕业后,就职于乌鲁木齐铁路运输中级人民法院。他经常去全国各地出差。一到北京、上海、广州等大城市,总喜欢去旧货市场转转。令他意外的是,毛主席像章、小人书、过去的宣传画,还有各种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老物件竟被人们当作收藏品。“社会变化很快,这些东西肯定越来越少,会越来越珍稀的。”不断有藏家给他“上课”。回到乌鲁木齐,华新辉立刻行动,开始从身边的朋友、亲戚那里收购旧物件。

    2008年,他被单位派到陕西咸阳秦都区法院挂职一年。其间,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组织大家去革命圣地延安参观,许多老旧的物件因其见证了中国革命的历程,非常令人震撼。华新辉第一次感受到“红色收藏”的魅力。

    在咸阳,他又结识了魏德君。这位技校教师曾在延安当过兵,有红色情结,潜心红色收藏多年后,自己办起了咸阳红色记忆博物馆,参观者络绎不绝。

    华新辉大受启发,从此,只要一有闲暇,他就到延安、西安的农村和旧货市场“扫货”。挂职一年间,华新辉仅回过两次家,每次回来都托运四五只大箱子,装的都是他收集来的“宝贝”。

    2009年5月,华新辉咸阳挂职归来,在铁路法院领导的支持下,在“七一”党的生日那天举办了红色记忆展。法院200平方米的会议室摆满了几百件珍贵的红色藏品,浓缩了党的光辉历程。本来计划在法院内部只展两天,结果闻讯而来的各单位、学校的参观者络绎不绝,展览竟一直持续到年底。

    自己的藏品第一次亮相,获得“意外成功”,让华新辉备受鼓舞。此后,他又先后在南北疆的铁路单位、昌吉市二六工镇搞过多次红色记忆展,影响力越来越大。

    随着藏品的不断增加,在朋友们的鼓励和家人的支持下,2013年8月1日,“新疆新辉红色记忆博物馆”在昌吉二六工镇一座废弃的仓库正式挂牌。馆名由知名诗人、《白毛女》的作者贺敬之亲笔题写。

    喜获“镇馆之宝”

    记者看到,600多平方米的博物馆琳琅满目,1.5万多件文物中既有见证党的历史、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物件,也有见证新疆和平解放、兵团屯垦戍边、民族团结的珍贵文物和图片。

    “做红色收藏,不能仅仅以量取胜,还要有精品。”华新辉说。

    在咸阳魏德君的红色记忆博物馆中,一本以8000元“巨资”淘来的旧书——《开国大典》给华新辉印象极深。这么贵?看他百思不解,魏德君笑着说:“这是记载开国大典全过程的书,非常权威,当时只印了1000本,半个多世纪过去,存世的很少,8000元绝对物超所值。”华新辉懂了,魏德君是给他上了一堂“精品文物课”。

    2013年,华新辉在一位藏友那里看到一本枯黄残损的旧书——1917年的《新青年》合订本。在这本由陈独秀主编的杂志上,青年毛泽东首次公开发表文章,名为《体育之研究》,当时用了“二十八画生”的笔名。华新辉如获至宝,出了1.3万元的高价。只是他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钱,最终分期付款买下。

    走进新疆新辉红色记忆博物馆,迎面是一尊3米多高的乳白色毛主席塑像正微笑着挥手,神态逼真,气度非凡。许多观众喜欢在这里拍照。这是华新辉的“镇馆之宝”。几年前,他在一位藏友家里看见这尊塑像时立刻动心,但对方开价20万元,让他有些犹豫,毕竟自己只是工薪族。但当听说一位来自东北的藏友正欲出手,华新辉立刻回家和妻子商量了一下,卖了乌鲁木齐西站的房子,以16万元价格迎回了这尊塑像。

    在这座红色记忆博物馆里,记者还惊喜地看到“两弹元勋”邓稼先的一个皮质旧公文包、一张发黄的手稿,还有一条小棉被。如此珍贵的文物华新辉竟然未花一分钱。

    原来,出于对老一辈科学家邓稼先爱国精神的景仰,他曾在朋友的介绍下,三次去北京拜访邓稼先的夫人、北京大学教授许鹿希老人。老人被华新辉的真诚打动,将丈夫的三件珍贵遗物赠送给他,许鹿希老人特别说明:“小棉被是我亲手缝的,新疆的冬天很冷,晚上加班工作时,邓稼先就把小棉被裹在腿上御寒。为什么我会把这些珍贵的东西送给你?因为你的博物馆在新疆。我先生邓稼先一生的事业大都是在新疆完成的,我对新疆有特殊的感情。”

    讲到这里,华新辉的语调突然低沉起来,眼圈红了。

    红色展览办到乡上

    2013年,华新辉调到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2015年,他参加了“访惠聚”驻村工作队,来到和田地区墨玉县吐外特乡库木博依村。除了完成工作队的工作,华新辉又有“意外收获”。在一些废弃的农家院落,在田间地头的土堆旁,在乡间小路的杂草丛中,他不断地“淘宝”。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木制农具和手工打制的生活用品,粗糙原始,却是那个时代的见证,也正是新疆发展变化的见证。

    在“新疆新辉红色记忆博物馆”门前,记者看到一种“奇怪”的老旧木制机器,上面装着带切片的铁轮子。记者实在猜不出它的用途,华新辉揭晓了答案:“这是莫合烟切割机。南疆的莫合烟非常出名,过去,南疆人就用这种机器来切割莫合烟的叶子。”

    2015年恰逢自治区成立60周年,9月中旬,华新辉和80多岁的将军摄影家袁国祥一商量,决定就在自己驻村的吐外特乡办个“红色记忆展”。乡上非常支持,拿出刚盖好的宽敞会议室让他们办展览。“展览分三个部分:领袖人物、党的历程和新疆和平解放。袁将军拍摄的老照片和我的收藏一起展出,效果非常好。”华新辉说。

    在乡上展了三天,和田地委又来请华新辉把展览搬到和田地区文化交流中心,那里的展厅有1000多平方米,华新辉又从昌吉市的家里搬来了许多藏品。整个展览持续了一个月,参观者超过2万人。今年9月,他又应邀到墨玉县吐外特乡办了“喜迎十九大党的光辉历程主题教育展”。

    记者看到,在“新疆新辉红色记忆博物馆”门前还有一个搭在露天的大篷,这里是“民族团结光辉历程主题教育展”。从今年5月开展,一直持续到现在。记者看到了一件珍贵文物:1958年库尔班大叔在北京受到毛主席接见时穿的白色袷袢,这是库尔班大叔的后人赠送给华新辉的。

    接触了许多观众,华新辉感慨:“我发现一些年轻人对党的历史、新疆和平解放的历史了解得不够。如果不了解党的历史,不知道新疆是怎样从一穷二白的状况下发展起来的,如何懂得感党恩,听党话,跟党走?”

    做一辈子红色收藏

    虽然搞红色收藏名声在外,华新辉其实是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的培训中心副主任,收藏属业余爱好。如今,“新疆新辉红色记忆博物馆”名气越来越大,观众越来越多,华新辉便说服妻子宋翠艳放弃民企的工作,专职当起了“馆长”和“解说员”。

    宋翠艳向记者爆料:“华新辉不抽烟、不喝酒,却是个‘月光族’,他的工资基本都用在收藏上了。以前家里的各种开销全靠我的工资。”一旁的华新辉不好意思地笑道:“没有家人的支持,收藏肯定搞不下去。”

    事实上,现在的“新疆新辉红色记忆博物馆”所在的大仓库还是他弟弟赞助的,昌吉市二六工镇的这个大院子是他弟弟的天山马鹿养殖基地。记者看到,尽管大仓库有600多平方米,还是明显不够用,许多老物件不得不堆在一起。“要是能有个更大的地方就好了。”这是华新辉的期待。

    11月4日上午,记者在“新辉红色记忆博物馆”采访时,华新辉接到几家旅行社的电话,联系第二天来这里踩点。“昌吉和乌鲁木齐的几家旅行社想把博物馆作为一个红色旅游景点,我觉得这主意挺好的。”华新辉很兴奋。

    说到今后的打算,华新辉说:“如果地方再大些,我想做红色记忆聚落,分几个主题:党的光辉历程、新疆和平解放、屯垦戍边、知青文化。每一个主题都可以做得非常丰富。”

    各级政府的支持不断给他以信心:“今年,我们博物馆通过自治区民政厅申请到了‘中央财政支持社会组织示范项目’,国家给补助了几十万元。这些钱可以用到博物馆的建设上,还可以对更多的群体免费。”

    “因为搞红色收藏,我经常翻阅各种历史资料,学到了很多知识,越做越觉得有意思。钻得越深,就越能体会到这些老物件的魅力。红色收藏值得做一辈子!”华新辉由衷地说。

责任编辑:刘运琦    

分享到:
关闭窗口